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鳌头》

尽快创作出版《我的鳌头》一书

 
 
 

日志

 
 

【郭进拴原创】 竹林情思  

2014-05-02 10: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幼爱竹,尤爱竹笋!

  今年入春以来,我和我们2012年在平顶山市委党校学习期间的老班长——现平顶山市政法委副调研员高宏亮先生每天早上沿新城区湖光路,过长安大道,便来到了湖滨公园。只见绿竹环绕,新竹万杆,挺拔俊秀,新竹与老竹,不难区别 ——竹竿油亮,竹叶翠绿,竹根裹壳者,新竹也。我们前几天早上看到的刚刚钻出地面的一片嫩芽芽,现在却成了一片竹林。这里的竹子生命力极其顽强,无论石缝、草滩、树林、崖畔、道旁,只要竹子的根须能拖到的地方,就能出芽,生长,成林。我们看到的许多今年才出芽成长起来的新竹却比有的长了十几年的老竹子还高大健壮。

   看竹笋破土而出,日长夜窜;看新竹婷婷,箭叶婆娑,那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赞竹诗词多,而赞笋的却少之又少。何也?不过,进入成语的也只有笋 ——雨后春笋!

  竹子有大、小年之别。大年长竹笋,小年长竹叶!

   只见新城区竹林的地面,硕大的竹笋,这儿一株,那儿一株,或正在破土,沾泥带水;或婷婷而立,或齐膝,或齐眉,或一米六五!春雨霏霏,似烟似雾,可以举伞,也可以不举伞,细雨添美,应景哟,应“雨后春笋”之景。

  春雨蒙蒙,游客寥寥。道旁,竹林密密,竹笋多多。

  我们三步一驻足,五步一侧身,或下蹲,或远眺,或举手机拍照,或侧耳细听。

  ——那是春笋拔节的声音吗?抑或,是那滴水声?说不准,但并不碍事。

  春笋,裹玉含苞,楚楚动人,透出美丽!

  春笋,破土而出,顽强执着,诠释生命!

  春笋,生生不息,日以继夜,演绎联想!

  春笋,前仆后继,一荣俱荣,揭示齐心!

  我们在霏霏春雨中,竟然一洗而尽,这种满足感,这种快意,非旁人可解。

  款行竹径,情思绵绵。     

       此时此刻,不禁是我想起了魏正始年间(240-249),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常在当时的山阳县(今河南辉县、修武一带)竹林之下,喝酒、纵歌,肆意酣畅,世谓竹林七贤。对此王晓毅先生在《竹林七贤考》(《历史研究》,2001年第5期)一文中,通过检索佛教经典《大正藏》的相关译名,认为“竹林”系东晋士人附会佛教经典的观点值得商榷。韩格平先生在《竹林七贤名义考辨》(《文学遗产》,2003年第2期)一文中也认为,“竹林七贤”的命名与僧徒解经的格义是完全不同的事物,“格义”之说不足为信。而反对“竹林”来源于格义说的学者,大多认为“竹林”是一个确有所指的地方,并对此进行考证。范寿康先生认为“他们的游宴之地也是以怀县为中心的”。卫绍生在《竹林七贤若干问题考辨》(《中州学刊》,1999年第5期)一文中认为,“竹林”应该在七贤的中心人物嵇康的寓居地山阳县。对“竹林”进行实地考证的学者大都不出以上二说,但尚存疑虑,并未真正地解决问题。竹林七贤的作品基本上继承了建安文学的精神,但由于当时的血腥统治,作家不能直抒胸臆,所以不得不采用比兴、象征、神话等手法,隐晦曲折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他们一直受人们敬重。 

      古往今来,诗人、画家、摄影师都在以不同的艺术形式表达自己对竹的爱慕之情。诗人东坡说:“可以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称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爱竹成癖,须臾不离,他曾“四十年来画竹枝”,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美丽的画卷和动人的诗篇。古人也常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也许基于这种原因,我也对竹林有感情、对水有感情,而对竹林流水更是有种难以言表的情怀。因此,在汝州市文联工作时,我常和一帮文朋诗友到家乡的汝河里玩,常到汝河边的竹林里,边听汝水奔流声,边唱歌、吟诗、玩耍,甚至还和一位相互爱慕的美女作家在这里进行了终生第一次的拥抱和亲吻。

  自从调到平顶山市文联工作后,每当夜静更深时,有时实在是怀念那片竹林和潺潺的流水声,就在电脑里放一曲《竹林深处》,让那悠悠的琴声带着烦覆的思绪,飞翔窗外遨游天空,闭上眼,静静地听着音乐,耳边犹如听到那潺潺的流水声,一连串溢动的音乐,伴随着水的清澈,还有那片竹叶片上袅绕的一抹淡淡的温柔,在寂静的心灵上缓缓流淌。曲的轻柔,一点儿一点儿凝聚着竹林的幽静,在眼帘之处演绎出一幕细柔的情思,我感到一种如风轻盈、如痴如醉的感觉。自己的心早已被家乡那竹林流水声所感染,心中涌出无限的遐想……

  前段时间,因为回老家参加一个笔会,终于有机会在汝州城住了一宿。也许早已听腻了都市里嘈杂的声音,家乡夜晚的声音触动着丝丝的情思。远方吹过来一股凉风,风里夹杂着响声,我侧耳细听,那又像是一种笛子的声音,但又像是箫的声音,自己睡意全无,于是披衣下床。

  我独自向着汝河的方向走去,我举目四周,眼前出现大片的竹林,自己仿佛被包围在竹的海洋里。这里应该是我当年玩耍的竹林,青翠的竹林在月光的映照下更加摇曳生姿。沿路就是九曲十八湾的汝河,冰凉的河水,发出潺潺的流水声,当一阵风吹过的时候,竹叶相互重叠,而竹叶在微风中拨动平静的河面,发出沙沙的响声,让人陶醉。现今,悠悠的汝河水,以它特有的胸怀,给竹以甘甜,给竹以滋润,让每一竿竹都依偎在自己的身边,她甚至把每簇竹的影子都紧紧地揽人自己的怀抱,她与竹形影不离。竹林的边上被新建的拦河大坝拦成了一片碧湖,那静静的湖面上,倒映出竹子的青青倩影,像极了那翩翩少女在对镜梳妆。湖面清清的丝丝细水飘洒于竹林之中,滴在竹叶之上,水落竹叶轻敲春,我的心思也滑过红尘,裹着世外的悠闲,凝结成一首悠扬、飘逸的轻乐,甜润而柔美,动听而悦耳。穿行其中就如在仙境中一样,此时此刻细听着竹林流水声,心已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那种安祥、和谐让我如痴如醉。

  静听竹林流水声,明媚的,是心情,携带着说不出的轻松;温暖的,是诗意,告别了忧伤。生活中渲染着几分浪漫,绕过心头,别有一番韵致,叫人回味。那一天,我在潺潺流水间听着竹林的声音,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等我回过神来,准备回去时,夜已半,蛙虫停止了歌唱,流水已洗净岁月的铅华,我却好像经过一场心灵的沐浴,岁月的铅华已经消失殆尽了。

  我感觉到,只要有自然,人就没有不快乐的理由。

  正当我准备离开竹林时,从湖畔飘来了我非常熟悉而又优美动听的歌声。啊!是她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