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鳌头》

尽快创作出版《我的鳌头》一书

 
 
 

日志

 
 

【转载】【郭进拴原创】 我与《平顶山日报》情谊深  

2013-11-10 20:33: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在《平顶山日报》的编辑老师们手把手的培养、教导下,由一个深山沟里的放羊姓而一步步成长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并调入平顶山市文联,任创研室主任。回顾我走过的文学路,我对《平顶山日报》的编辑老师们永远怀着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我是个苦命的孩子,十几岁时因父亲病故,弟、妹们又小,被迫辍学,接过了父亲的放羊鞭。上山放羊时,我带着书和别人用过的废纸,中午羊在树荫下休息,我就蹲在羊群旁边看边写。晚上归来,就坐在昏暗的柴油灯下写作。冬天柴油上冻了,就用火烤化再点着。瞌睡了就打开冰凌茬子,用冷水洗把脸再写,手冻得又红又肿,寒风一吹,裂开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口子……我写啊写,写出的上千篇稿子投遍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报刊,然而全如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音。在我失望的时候,收到了《平顶山日报》编辑部的一封信,信中说收到了我的稿子,肯定了成绩,指出了不足,望继续努力,盼加强联系。这是我收到的第一封不知姓名的编辑写给我的亲笔信,给我以很大的鼓舞,又一次点燃了我的写作热情。我决心用只有一次的生命去拼、去搏,去向厄运挑战,向一切艰难险阻挑战,在逆境中奋进,愿做高尔基笔下的受伤的苍鹰,宁肯在不停的飞翔中摔死于山谷,也不愿在安乐窝中平庸度日。

 后来我认识了《平顶山日报》副刊的编辑曲令敏、张黑吞、罗金羽、黄昌芝、杜耀磊、刘美华、郭琳等老师,他们接连编发了我的《谈谈我是怎样自学写作的》、《行路难》、《汝州行》、《宋宫御酒传奇》、《漫话<汝帖>》、《改革开放圆了我的作家梦》等80余篇散文、小说、报告文学作品。这些作品的发表,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先后被破格录用为乡文化站专干,并转为国家干部,1994年12月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曲令敏老师又及时在《平顶山日报·落凫副刊》编发了《郭进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消息,引起强烈反响。这些年来,每当我的作品获奖、新书出版,甚至为湛河治理工程捐款等,《平顶山日报》都会在第一时间予以报道。在老师们的支持下,我现已累计发表作品两千多万字,出版文学专著35部,其中有123篇(部)作品获国家、省、市级文学奖。

自从我认识了曲令敏老师后,她不但经常向我约稿,而且还言传身教,多次到我当时工作的汝州市讲课,还和我一道深入汝州的城市、乡村、名胜古迹、山川、河流、厂矿企业,边采访边给我出题目、压担子,并教我如何深入生活、如何构思、如何修改、如何提炼主题、如何写出新意?把她多年积累的宝贵经验都丝毫不留地传给了我。往往我写出初稿她再反复修改。可发表时却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并把稿费也全部汇给了我。她说:“你的工资低,家庭负担重,这点小钱可以补贴一下家用!”这中间却付出了曲老师多少为别人所不知的心血和汗水啊!她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多少个不眠之夜啊,我们把盏夜话,共论文与人。每当我事业上有了成绩,曲令敏老师就及时给予鼓励,当她发现了我工作中的缺点,就毫不客气地指出来,并耐心细致地批评教育,真是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使我倍感幸福和温暖。有一段时间,我为了赶进度,稿子写得比较毛草,曲老师就批评我不要萝卜快了不洗泥,应该高标准、严要求,不能骄傲自满,并把几篇不成功的稿子提了具体意见,退给我修改,一直等到我改得达到了发表水平她才签发。

这些年来,我每前进一步,每取得一点成绩,都与《平顶山日报》的编辑老师对我的帮助分不开。我每次到编辑部,老师们都停下手头的工作,给我倒水让座,问寒问暖。当我像一位疲惫的旅行者,一位傻乎乎的山民一样坐在《平顶山日报》的沙发上时,我感到一种温馨和友情。他们都是称职的好编辑,都有着强烈的敬业精神。《平顶山日报》的女编辑像《编辑部的故事》中的“戈玲”,心好面善,令人喜欢,而男编辑则像冬宝,总是笑喜喜的。后来,《平顶山日报》又来了一位我不认识的新编辑,直到我的《改革开放圆了我的作家梦》发表时,我才知道这位淳朴善良的编辑名叫刘美华。

后来曲令敏老师每次到汝州,总是直接找到我,我要找市领导汇报,她坚决不让。他说:“你和市领导说了,客一主二三,前护后拥,既给领导添了麻烦,咱们也采访不出真东西。光咱两个下去,可以深入采访,老百姓也敢讲真话、说实话,对咱们写作也有好处,咱们可以占有大量的第一手写作素材,写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章来。”

就这样,我们没有小车就坐公共汽车,骑自行车、步行。不怕跑断腿,不怕饿断肠。用真情去感化上帝苍天。有一年夏季,我陪同曲老师走遍了汝州城的七十二条街道,并采访了数十人。还先后采访了汝州温泉、汝瓷二厂、酒厂、烟厂、造纸厂、朝川矿务局、梨园矿务局等等。有时赶不上饭点,就在路边小店买一块汝州死面锅馈,喝一碗糊辣汤,继续赶路。

 曲老师游遍了汝州的好山好水,她的文章又是案头山水。这些山水,还包括大地上美好的人物事物。她的作品告诉我们,她是一个很入世的人,她十分关注苍生百姓的忧乐冷暖,钟情于底层产生的伟岸超拔的人物,牵挂着亲情友情。她眼中的人物和自然界的山水花木又是相互沟通互为象征的,在审美上,在精神品格上。在曲老师身上,既有品如松石的一面,她还有另外的一面,那就是人若秋水的一面。她的品格似松石,她的情操若秋水。这正是:“品如松石香在骨,人若秋水玉为神。”

 由于我与《平顶山日报》副刊的编辑老师们太熟、感情太深,就不想当面给他们稿子,喜欢给他们寄稿、捎稿,有时放到报社门岗就走。近几年又学会了发电子稿件,并且从不复信,从不过问,能用就用,不能用就不用,我怕当面使他们为难。当然,我的稿子有用的,也有不用的。用的都经过了老师们修改、润色;不用的我理解为可能写得不好、篇幅太长或不适合报纸口味。

 当我每天捧读散发着油墨香的《平顶山日报》时,总感到那字里行间浸透了作者、编辑、校对、总编们多少摸不着、看不见的心血和汗水啊!因为我也是一名曾编过《乡音》报、《豫西报》、《风穴文艺》、《沧桑》和《新城》、《文艺界》、《尧山》等报刊的编辑,个中甘苦,自有体会。从组稿、编辑、画版、排版、校对、印刷、发行,各个环节,要付出多少别人所不知的心血和汗水啊!当编辑难,当个好编辑更难。当编辑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是无名英雄。《平顶山日报》的编辑们,就不怕吃苦,不怕吃亏,不怕牺牲。他们用自己聪明的才智和灵巧的双手,编织着《平顶山日报》溢光流彩、吐艳飘香的春夏秋冬;他们用感情的丝和彩色的线,描绘着我们鹰城的春花秋实,描绘着生活的甜蜜,绣着他们胸中绚丽的奇葩!《平顶山日报》是鹰城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自己的报纸,她播放着乡亲们欢乐的歌声,绘下了乡亲们那甜美的笑靥。

今天,在《平顶山日报》55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我终于找到了一次机会,向我尊敬的编辑们致敬了,我诚挚地说一声:“谢谢!谢谢每一位热心培养我的编辑老师们!”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